唐诗宋词百科

广告

唐诗宋词为什么美? 2

2012-04-14 10:27:21 本文行家:梁迎春

经过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样的心灵洗礼,这样的情感洗礼,你的心灵变得新鲜而开放。所以当你再回到人间的时候,你这个“起舞弄清影”就有了新的意义,就有了新的感觉。

图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经过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样的心灵洗礼,这样的情感洗礼,你的心灵变得新鲜而开放。所以当你再回到人间的时候,你这个“起舞弄清影”就有了新的意义,就有了新的感觉。
  
  第三个问题,彰显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
  任何一首优秀的诗词,它都是我们民族情感的最凝练的表达形式。你只有把它背后的民族情感开掘出来,你才能真正感受到这首诗词的意义。像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这首词为什么是千古名词?就是因为它暗合了我们民族文化的心理流程。“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就这一句话就概括了我们民族从英雄梦的兴起到英雄梦的破灭这样一个内在心理历程。我们中国人没有外在超越的价值观念,也就说没有上帝,但是有内在超越的价值观念,一般来讲除了纯粹的心性修养以外,还要做英雄对社会建功立业。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英雄梦,但是面对着滚滚的长江,你会感觉到英雄的渺小和英雄的无奈。你看“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即使面对周瑜这样的少年英雄,和长江相比,也会觉得微不足道。所以你只有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到无限的长江当中,你才能获得价值。也就是说千古风流人物,你个体的风流,每一个单个的个体,从某种角度来看几乎是没有价值的,是没有意义的。你只有把个体融入到这个长江的洪流当中,你才能够获得永恒。你读这首诗的时候,是不是想,我即使当很大的官,即使赚很多钱,我今世怎么怎么样,也会被长江淘尽。你那个简单的浮浅的英雄梦,面对着这首诗你不觉得非常苍白吗?你多少年为之奋斗的东西,你一读这首诗就会马上动摇。千古风流人物尚且都被淘尽,何况你还入不了风流人物之列。所以立刻间就把你原来的那个没有经过询问的、没有经过悲剧意识觉醒的那种自然建立起来的价值观念给推倒了。所以这就是英雄梦的破灭。同时又告诉了你另一条出路,这条出路就是你一定要相信“不尽长江滚滚来”,你一定要“念天地之悠悠”,一定要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到这个长江中去,这是我们的主流文化的精髓。这首诗真正美就美在它的神理。和“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首尾呼应的是“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一樽还酹江月”。这是什么呢?这叫消解悲剧意识。传统文化里面,中国人消解悲剧意识的因素或者说悲剧意识的消解因素,通常有这样几种,仙、酒、自然、梦、女人。这几句话里面,就有三种,故国神游,有梦;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有酒有自然。
  所以这首词从本质上讲,它有消极的味道,是对悲剧意识的消解,但它同时也有对悲剧意识的超越。它在破灭你英雄梦的同时,又告诉你一条超越的道路,但这是隐含着的。这就表现了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另一个重要的方面。这首词虽不被一些专门研究家所喜爱,但是在一般的读者当中广泛流传,主要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这一层心理。
  我们看第二首词《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首词其实也是描绘了我们民族文化的一种心理结构,一种情绪的流程。你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是代表了从屈原的《天问》以来,人对自己价值的一种追询。仅仅是把酒问天吗?其实不是,他是追询我从何处来?我到哪里去?我的价值与意义是什么?有的同学问,为什么不把茶问青天;不把可乐问青天;不把醋问青天?我刚才已经说了,酒是消解悲剧意识的一种重要因素。同学们可以想一想,当你在滚滚红尘之中,你还想着去追询自己的价值意义吗?不,你只有喝上酒,一切都破除以后,你的本真的情感才会流露出来,所以才会把酒问青天。
  但是这个追询有没有结果呢?其实它不可能有明确的答案,所以最后“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你注意,这有一个心理过渡。归去,好像是回家一样,天上宫阙好像是他家一样,但他不知道是不是适合自己居住,高处不胜寒。那么接下来就是现实答案,这个现实答案很简单。“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又回来了。用我们的俗话说,“夜晚千条路,白天卖豆腐”,还是要回到现实当中来。我们时时刻刻都在经历着这样一个过程。但是苏轼的词绝不仅仅如此,这个过程它不是一个简单重复,它是一种超越。这个超越就是心灵经过洗礼以后的超越。经过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样的心灵洗礼,这样的情感洗礼,你的心灵变得新鲜而开放。所以当你再回到人间的时候,你这个“起舞弄清影”就有了新的意义,就有了新的感觉。
  下阙写“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你看他对现实是多么敏感,这种感情是多么新鲜,对现实的感性生命又是如何重视,这都是经过了“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种心灵追询和过渡的一个结果。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