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百科

广告

唐诗研究,笑而哭?

2012-04-14 10:15:06 本文行家:梁迎春

我国古典诗歌的发展,从诗经、楚辞开始,到唐代登上了繁荣的高峰,创作盛况空前,仅目前留存的诗歌就有五万余首,有姓名可考的作者两千多人,散失的则更多。

图5图5

 

唐诗的繁荣
我国古典诗歌的发展,从诗经、楚辞开始,到唐代登上了繁荣的高峰,创作盛况空前,仅目前留存的诗歌就有五万余首,有姓名可考的作者两千多人,散失的则更多。唐代诗坛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唐诗的发达不仅是诗人和诗篇的众多,更重要的是有很多的大家和名家,除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这样千古宗仰、中外驰名的大师,其余在文学史上独自名家、开宗立派的诗人有数十位之多。题材内容的丰富,体制形式的齐备,艺术表现的动人,风格流派的纷繁,影响后世的深远,标志着全面成熟的黄金时代。
 
 
一、            唐诗繁荣的盛况
《全唐诗》序说:“诗盈数万,格调各殊,……精思独悟,不屑为苟同。”胡应麟说,其格有高卑、浓淡、浅深、巨细、精粗、巧拙、强弱之分;其调有飘逸、雄浑、沉深、博大、绮丽、幽闲、新奇、猥琐之分。
(一)    古调新声,各体该备
中国古典诗歌的各种体裁至唐代“则三、四、五言,六、七杂言,乐府歌行,近体、绝句,靡不备矣”或古、律结合,使音乐婉转优美,韵致生动流畅;或诗、文结合,破偶为奇,使风格古朴奇崛。
“颇异诸家,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气骨则建安为传,论宫商则太康不逮。”唐韵境界不仅气骨宫商兼备,而且“新声”“古体”双美。
唐诗的巨大成就,又是唐代诗人多方面批判继承文学遗产,推陈出新的结果。《诗经》的写实传统,《楚辞》的浪漫气息,汉魏古诗的“风骨”,齐梁新体的“声律”,乐府民歌的清新色调,六朝文人诗的修辞技巧等,无一不为唐诗所吸取。并且变革旧风习,开创新局面。杜甫《戏为六绝句》“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吾师”,一方面要反对“伪体”,一方面要广泛学习,在批判继承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故而唐诗跨越传统,大大地向前发展。
上官体:初唐上官仪工于五言诗“好以绮错妩媚为本,仪既贵显,故当时多有学其体者,时人谓之上官体”。
馆阁体:唐代一种分题赋咏和寓直酬唱的诗体。对诗律和诗艺的研炼 上,为唐代近体诗的定型作出了贡献。
律诗:是近体诗的一种,因格律严密得名,成熟于唐代。八句,分五言律、七言律两体,十句以上称为排律。
排律:律诗的一种,每首至少十句,除首末两联,其余上下句都应对仗。它是律诗定格加以铺排延长,因名排律。
拗体:律、绝诗不依常格加以变换的为拗体,两联都拗的为拗句格,整首全拗的为拗律。
元和体:元和是唐宪宗年号。元稹、白居易在元和年间所写的次韵相酬、穷极声韵的长篇排律,和杯酒光景间感叹自身遭遇的小碎篇章,以及艳体诗,统称元和体。模仿他们作品的诗也视作元和体。
长庆体:元稹、白居易的诗风,元稹有《元氏长庆集》,白居易有《白氏长庆集》,于穆宗长 庆年间编集而得名,一般指他们的长篇叙事诗。
(二)    风格多样,流派纷呈
唐代的诗坛:风格壮美的四杰和精工纤巧的十才子,闲雅淡远的山水诗派,慷慨豪壮的边塞诗派,平易通俗的元白诗派,奇警崛峭的韩孟诗派,精深婉丽的温李诗派,形成斗妍争奇的繁荣局面。
风格??
雄浑:雄健而浑厚。
豪放:气势豪迈、感情奔放。
旷达:胸怀开朗、放任达观的品性;独善其身的精神状态;洒脱无羁的气派;超然物外的出世思想;及时行乐的主张。
雄奇:雄壮而奇异,开阔而宏大。
劲健:刚劲、高大雄伟。
沉郁:深沉、凝重,内容深、积蓄厚。
飘逸:神思飘忽、超迈尘俗。风流洒脱、傲岸不羁的性格,飞跃流荡、杳远超逸的情思。
疏野:疏放情性、富于乡野气息。
纤  :清丽而丰润。
绮丽:文词华美、色彩鲜艳,带有富丽气象。
典雅:典重而雅致。
清新:清朗明净、耳目一新。
平淡:意境平和冲淡。
自然: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真率:直爽而坦率。
隽永:寓意深长、耐人寻味。
含蓄:含而不露,藏有深意。
委婉:委曲婉转。
诙谐:富于风趣和幽默感。
诡怪:奇异怪诞。
俚俗:通俗浅显近似于口语。
轻靡:轻浮柔弱。
雕琢:雕章琢句。
晦涩:隐晦生涩。
总之,唐诗的风格“百花齐放”,李白的飘逸、杜甫的沉郁、王维的清雅、岑的奔放、白居易的晓畅、李贺的奇丽、韩愈的雄奇、杜牧的俊逸、温庭筠的浓艳……
流派??
文章四友:初唐诗人李峤、苏味道、崔融、杜审言并称,以五律为多。
沈宋:初唐诗人沈  期、宋之问并称,使律诗的格律形式基本上定型化。
初唐四杰:初唐诗人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并称,开创了唐诗的新风。
吴中四士:初唐诗人张若虚、贺知章、张旭、包融四人齐名。
王孟:唐代诗人王维、孟浩然的并称。二人都善用五言诗描写自然景物,诗歌艺术风格也相似。
高岑:高适、岑参的并称。二人都长于写边塞诗,风格相似 。
竹溪六逸:唐代诗人李白、孔巢父、韩准、裴政、张叔明、陶  ,六人共隐于山东徂徕山,时号竹溪六逸。
李杜: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的并称。二人以不同风格的优秀诗歌句及巨大成就将盛唐诗歌推向无与伦比的高峰。
大历十才子:唐大历时期十个诗人的并称。即李端、卢纶、吉中孚、韩  、钱起、司空曙、苗发、崔峒、耿  、夏侯审,大历初年他们曾在长安参加重要唱和活动,又创作倾向相近。姚合《极玄集》命名。
元白:唐代诗人元稹、白居易的并称。两人为好友,文学主张相近,是当时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
韩孟:韩愈、孟郊的并称。二人友善,又诗风相近,好在用字造句上苦下工夫,奇险冷僻。
苦吟派:孟郊、贾岛为代表。
(三)    朝野上下,人工篇什
唐代诗歌的作者群非常广大,不但帝王和高级官僚参与其中,大量中下级官僚以及普通人士,乃至和尚、道士、妓女等各种身份的人们,也都热情地从事诗歌创作。唐代的君主,很重视诗歌,也大都能诗,太宗、玄宗的诗曾为某些文人所称赞。
 
二、            唐诗繁荣的原因
(一)    古今关于唐诗繁荣原因的研究情况简介
唐代社会生活的影响
唐代经济的繁荣和国力的强盛,为文学发展提供了合适的物质环境;政治上的相对开明和文化政策上的兼收并蓄,有利于人们思想的活跃;“诗赋取士”制度的推行和统治者的提倡,促进了诗歌技巧的讲求;中外民族的交往,沟通了异域的艺术风貌等等。这往往社会影响归结为一个个单项因子的总和,停留在分门别类地探究它们各自与唐诗的关联。
(二)    几点疑问
(三)    结论
思考:唐诗繁荣的根本原因(说明理由)
1.唐代社会生活的影响
唐代社会是一个变革的时代,是古代封建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发生部分质变的时期。
首先是劳动者身份和地位的改变;唐代社会阶级关系的变动,也显现在统治阶级内部等级结构的重组合上,庶族地主崛起于政坛,成了唐代社会生活中最活跃的力量,而失去特权的旧士族则逐渐出现分化。唐代社会处在我国封建等级结构的转形时期,深刻影响于社会文化心态。社会变革的趋势,还表现在商品经济的发展和市民阶级的形成上。
处在更新、转折过程的唐王朝,旧的秩序打破了,新的秩序正在发展、建构之中,尚未达到凝固、定型的阶段,整个社会生活呈现出一种流动、变易的趋势,给人以蓬勃而富于生机的感受。这样的时代氛围,必然有助于打开人的眼界,充实人的生活体验,激荡起感情和想象活动的波涛,从而为艺术文化的创造开拓丰富的源泉。唐代各门艺术包括诗歌,能达到繁荣兴盛的高峰,这是最主要之点。
社会变革应该是整个社会生活(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变革,包括人的生活方式等各方面。人总是置身于一定的社会生活方式之中,整个心灵世界无时无刻不在经受着生活方式的渗透与撞击,唐代文人生活的若干特征,对诗歌创作有直接的影响。
唐代文学以寒士为主体,以寒士为主体的唐代文人生活方式,有几个方面最值得重视:一是漫游;二是从政;三是科举,这三个方面及其相互间的关联,乃是唐人生活的突出标志。就其对诗歌的影响而言,漫游为创作提供了生活的原料;从政给予诗人以思想动力;科举又促进了多方面的艺术、文化修养和较为普遍的文化氛围,三者的结合,为诗歌的繁荣创造了合适的条件,这在我国历史上比较特殊。
2.唐诗的思想渊源
社会变革推动了唐代经济、文化的普遍高涨,促使整个呈现出强盛壮大、蓬勃向上的风貌,这正是造成人们思想开放与活跃的现实基础。在这样的环境里,开放的心态成了典型的社会心理,而这种心理又必然要在整个时代思潮的演进上得到映现。儒、释、道三教融和与任侠之风炽盛,便是其突出的表记。
侠、儒、释、道四股思潮贯串于唐代社会,分别在唐诗的风骨、兴寄、兴象、文辞等方面得到了显影。它们之间还有错综复杂的关系。
儒、侠二者在社会思潮总体中占据着更为突出的位置。宗儒,大体上指明了唐人的政治方向;任侠,则更多地显示了唐人的人格精神。两者相反而又相成,共同组合成唐人思想的主干。
在立身处世的原则上,儒与侠找到了一致的基点。儒者主张“穷则独善其身,达者兼善天下”,而侠士则不论穷达,都要济世。儒与侠相结合,促使儒家传统中“济苍生,忧社稷”的一面得以充分展开,而任侠的思想行为也获得开阔的视野,这对于诗歌创作的写照人生、体察民瘼,大有益处。
 
唐诗的分期
 
一、            四唐分期说的形成过程
有关唐诗的分期问题,传统上形成了以“初、盛、中、晚”划界的“四唐说”。最早对唐诗发展的过程加以综合叙述的,要推唐末的司空图,他在《与王驾评书》中把初、盛、中、晚各个时期的诗歌创作情况大体照应到了,初步理出了唐诗盛衰变化的脉络,只是没有提出明确的分期。
(一)严羽的“以时为体”说??五期论
给唐诗作分期,始于南宋严羽《沧浪诗话》。其《诗体》一章,从诗风兴替因革的角度,将整个唐诗区分为唐初、盛唐、大历、元和、晚唐五制体式,其实就是唐诗演变的五个阶段。从传统的“正变”概念阐述了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唐初体,“唐初犹袭陈、隋之体”由六朝过渡到盛唐的桥梁;盛唐体,“大乘正法眼”兴象玲珑、气象浑厚;大历体,“大历之诗,高者尚未失盛唐,下者渐入晚唐矣”意味着又处在另一种过渡状态;元和体,同样缺少盛唐人的气象与风骨,只能视作唐诗的变调;晚唐体,斥之为“野狐外道”,与盛唐正变盛衰对举。通过五种体式的辨析,勾画了唐诗流变的一个基本轮廓,即由六朝经初唐而趋向盛唐之盛,再经大历、元和而转入晚唐之衰的全过程。严羽的“五体”辩为后来的“四唐” 说奠定了基础。
(二)杨士弘的“音律正变”说??三期论
由“五体”向“四唐”的转变,关键在于“中唐”概念的确立,宋、元之际,提到了“盛唐”、“中唐”和“晚唐”,虽未出现“初唐”的字样,实际上隐含了这个阶段,到元杨士弘选编《唐音》,正式列出“初、盛、中、晚”的标目,“四唐”的分期终于
取得了定型。不过杨士弘仅仅为“四唐”作了断限,并没有进一步从理论上加以阐发,这个任务便落到了明初高  的身上。
(三)高  的“声律、兴象、文词、理致”说??四期论
明初高  《唐诗品汇》的诞生,将“四唐”说扩展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已经不满足于一般地划分“初、盛、中、晚”,而对唐诗在各个时期的流衍变化情况作了具体的分析:
至于声律、兴象、文词、理致,各有品格高下之不同。略而言之,则有初唐、盛唐、中唐、晚唐之不同。详而分之,贞观、永徽之时,虞、魏诸公稍离旧习,王、杨、卢、骆因加美丽,刘希夷有闺帷之作,上官仪有妩媚之体,此初唐之始制也。神龙以还,洎开元初,陈子昂古风雅正,李巨山文章宿老,沈、宋之新声,苏、张之大手笔,此初唐之渐盛也。开元、天宝间,则有李翰林之飘逸,杜工部之沉郁,孟襄阳之清雅,王右丞之精致,储光羲之真率,王昌  之声俊,高适、岑参之悲壮,李颀、常建之超凡,此盛唐之盛者也。大历、贞元中,则有韦苏州之雅 赡 ,刘随州之闲旷,钱、郎之清 赡,皇甫之冲秀,秦公绪之山林,李从一 之台阁,此中唐之再盛也,下暨元和之际,则有柳愚溪之超然复古,韩昌黎之博大其词,张、王乐府得其故实,元、白序事务在分明,与夫李贺、卢仝之鬼怪,孟郊、贾岛之饥寒,此晚唐之变也。降而开成以后,则有杜牧之之豪纵,温飞卿之绮靡,李义山之隐僻,许用晦之偶对……此晚唐变态之极,而遗风余韵犹有存者焉。
作者将原有的“初、盛、中、晚”的粗略断限,推演为由“初唐之始制”经由“初唐之渐盛”而达到“盛唐之盛”然后通过“中唐之再盛”转入“晚唐之变”以至于“晚唐变态之极”的复杂变化过程,其间贯穿着以“盛衰正变”论诗的指导思想,而对于各个阶段的代表诗人及其诗风,亦各有论析,确实做到了原委分明,秩序井然,不愧为严羽以来的唐诗分期说的合理发展。
不仅如此,题名“品汇”还包含品评诗歌的意义,九个品目品第诗人,这种品第又常同诗歌的盛衰正变结合在一起,“正始”:某一体裁演进中作为唐风开创者的诗人;“正宗”:一种诗体进入成熟时期所产生的典范性诗人;“大家”:成就特高的作者;“名家”:次于“大家”和“名家”;“羽翼”:又比“名家”次一等;“接武”:生当“正宗”、“名家”之后,而能够大体继承前代诗风的作者;“正变”:“变而不失其正”,已开始将唐风引向了蜕变;“余响”:更在其后,“此晚唐变态之极,而遗风余韵犹有存者焉”;“旁流”:文人士夫以外的诗歌作者。九个品目,除“旁流”为作者的身份外,其余都和诗歌的历史演变有关。
“大略以初唐为正始,盛唐为正宗、大家、名家、羽翼,中唐为接武,晚唐为正变、余响……”不仅给唐诗作了时期的划分,更指明了前后时期乃至同一时期作家之间的递变因革与主从高下的关系。就这样,世次为经,品第为纬,组成了一个更为严整而细密的理论框架,唐诗的分期至此进入圆熟的境地。
但高  的整个思想中潜藏着两个突出的矛盾,一是李白与杜甫分列的问题,将李白列入“正宗”,而另将杜甫列作“大家”;二是元和诗坛的归属问题,将元和时期列入“晚唐之变”。但是,元和作为唐诗发展中一个有特色、有成就的阶段,也不容忽视,完全归之于诗歌的衰变,不免显得不合理。这两个矛盾露出了他理论上的重大破绽。
 
二、            后人对四期说的意见
(一)    明、清诗论家对四唐分期说的攻击
明中叶以后,随着格调论的流弊的日益充分暴露,“诗必盛唐”的信条发生动摇,元和以下的诗歌创作开始受到时人的重视。连追随“明七子”的胡应麟也认为:“元和以后,诗道浸晚,而人才故自横绝一时。……”还说:“东野之古,浪仙之律,长吉乐府,玉川歌行,其才具工力,故皆过人。……”元和诗歌的成就既然得到了肯定,再归入晚唐衰音便不合适。故《诗薮》中论及高  《唐诗正声》,谓其“于中唐不取韩、柳、元、白”,足见“中唐”的限域扩大到元和作家的身上。
至徐师曾《文体明辨》,则明确提出了“四唐”的具体标界:“……由大历至元和末为中唐……”。后来便衍生出“中唐”下限的诸种主张,总的说来是将元和诗坛整个地纳入“中唐之再盛”的范围。这对于元和诗风的估价上自然要公允得多,但跟高  原来以中唐为“接武”、晚唐为变调的指导思想有了明显的冲突。
(二)近、现代学者对四唐分期说的修正
“五四”以来,随着西方学术思想的输入和传统“正变”观念的扬弃,在唐诗分期上便也产生了若干新的说法。
其一,以“安史之乱”为界标,将全部唐诗划分前后两大段落。胡适《白话文学史》首倡此说,闻一多、陆侃如等也采取了这一说法。
另一,按文艺思潮的变迁,将唐诗分作五个时期:唐初宫廷诗;“四杰”至盛唐的浪漫诗潮;杜甫至元和年间的写实诗潮;李贺、李商隐以后的唯美思潮;以及唐末诗坛。
再一种,则按诗歌作风的转变,分成八个阶段,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唐诗选前言》提出了这一看法。
这几种新说有一共同的倾向,均以“安史之乱”作为整个唐诗发展史上的主要分水岭,而以李白和杜甫分属前后两个时期,前两说(二分法与五分法)更将唐初至盛唐、杜甫至元和这两段进程,各各看作自身统一联系的两大诗歌潮流,加以综贯而非割裂的把握。这是对传统分期方法的重大突破。“开元、天宝是盛世,是太平世;故这个时代的文学只是歌舞升平的文学,内容是浪漫的,意境是做作的。八世纪中叶以后的社会是个乱离的社会;故这个时代的文学是呼号愁苦的文学,内容是写实的,意境是真实的。”(胡适《白话文学史》)
 
三、            对唐诗分期问题的再思考
四唐分期说是如何形成的?对唐诗分期的设想。
首先应当确立一个分期的原则,具体考察唐诗在发展、运行之中所经历的轨迹和呈现出来的多种风貌。并看到相互依存和相互渗透,唐诗的演变过程,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唐诗的质的形成、展开、转换、蜕变以至衰亡的历程,而变化的动因也离不开其内部与外部诸种条件的交感共振。分期是为了更好地揭示唐诗演进中的内在逻辑性。设想将唐诗的整个历史进程划分为三大段:
唐前期??唐初至安史之乱前(618??755)唐诗的成长期;
唐中期??安史之乱爆发至穆宗长庆年间(755??824)为唐诗的转变期(社会政治形势变化,长庆年间牛李党争开始,元和“中兴”渐趋消失;文学领域递变因革韩愈、孟郊、柳宗元、李贺等逝世于元和、长庆间,元、白《长庆集》初定于此时);
唐后期??敬宗宝历以下至唐末(825??907)为唐诗的衰蜕期(晚唐诗家李商隐等于
 
唐诗的流变
 
一、            唐诗的准备阶段(618??712)
(一)    绮而不靡的贞观诗??唐五古之始
贞观前后诗坛包括高祖武德至高宗前期约四十年时间,唐太宗在位的贞观二十余年是其核心部分。宫廷诗风占统治地位,太宗及“十八学士”是诗坛的领袖人物。唐初中写艳情的宫体虽有,但占比重不大,唐初宫廷诗的风格也并不一味靡丽,其主导精神还是“雅正”或叫作“雅”和“丽”的结合。一方面稍稍扩大了梁、陈以来宫廷诗作的题材范围,初步革除了宫体诗浮艳轻薄的恶习;另一方面则保留着六朝后期诗歌堆砌辞藻。是由六朝通向唐诗的桥梁。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唐太宗;成就最高的宫廷文人是魏征,以“兼济”为怀,骨气劲拨,开陈子昂之先河;独树异帜的则是王绩,以“独善”言志,隐逸诸篇意趣澹远,导王维、孟浩然之前驱。
言在唐初犹沿袭齐梁新体诗风,经过长时间的摸索和酝酿,到陈子昂提出“以汉魏变齐梁”的口号之后,唐人五言才算找到自己的前进方向。陈子昂开始将深沉的感慨、刚健的气调、质实的语言和直抒胸臆的表现手法,融入这一诗体之中,初步确立唐代五言古诗质朴、真切地记述时事与抒写怀抱的传统,并经张说、张九龄的继承、发扬,至李白和盛唐诗家手里得到光大。
陈子昂着重发展了汉魏古诗中直陈胸臆的作风“开古雅之源”;张九龄则更多地借鉴了婉曲见意手法,“创清澹之派。循此而下,五古便分成两派:“孟浩然、王维、储光羲、常建、韦应物之清澹;高适、岑参、王昌龄、李颀之古雅”。
五古至杜甫,堂庑顿开,气象日新,博大宏深,无施不可。
(二)    五言近旨远的梵志体??通俗诗之源
王志梵的诗受民间歌谣、佛赞偈颂的影响,思想内容上“直言时事,不浪虚谈”切责时病,劝世警俗;形式上“不守经典,皆陈俗语”俳谐讥讽,开唐代通俗诗的先河。
(三)    注重声律的珠英学派??“盛唐之音”的基础
经常出入武后掖庭沈  期、宋之问以及“文章四友”的李  、崔融、苏味道、杜审言等,他们是新一代的宫廷诗人,崔融《珠英学士集》选武后时预修《三教珠英》诸学士的诗。他们的贡献在律体的完成方面,总结了齐梁以来对诗歌声律的种种探索,实现了五七言律诗格律形式的基本定型化,为以后的作者作者提供了可
(四)    提倡风骨的四杰陈子昂
以四杰、陈子昂为代表,自觉批判六朝文风,有意识地拓展诗歌内容、开创新的风格。
大约在七世纪的六十至七十年代间,诗风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登上诗坛,他们地位不高而才名颇盛,不满风靡一时的“上官体”,“骨气都尽,刚健不闻”,并“思革其弊”。他们把诗歌的题材,从宫廷台阁移向市井边塞,从歌功颂德变为言志抒怀、咏叹人生。他们的诗风绮丽婉转,不脱六朝;刚健清新,启迪盛唐。领导着唐代寒士诗歌的第一个潮流,为唐诗的“始音”。
“四杰”而后,武则天后期,出现了陈子昂和沈、宋为代表的两种对立倾向,分别发展了“四杰”诗歌里的骨气与声律的成分。
陈子昂提倡“汉魏风骨”,主张继承和发扬建安、正始时期诗人直摅怀抱、刚劲质直的文风,“以汉魏变齐梁”的号召,为唐诗变革六朝找到了明确的目标。在发扬“汉魏风骨”的同时又提出“兴寄”的概念,他的比兴寄托,不同于汉儒的教化说,而是要求诗歌作品有深刻的社会内容,跟“风骨”的倡导基本一致。
 
二、            唐诗的兴盛阶段(713??765)
诗歌体裁形式的发展
1.  律诗规范确定,七言地位渐高
2.  乐府面貌改变,歌行发达成熟
3.  绝句创体创格,蔚为诗国新声
(二)诗歌题材风格的发展
1.从王孟的山水田园诗和高岑的边塞诗看“盛唐之音”的本质
2.李白的浪漫主义风格及其歌行、绝句的魅力
3.杜甫的现实主义诗史及其对叙事古体诗、抒情律诗的贡献
 
三、            唐诗的转折阶段(766??833)
(一)“大历之风尚浮”
1.“本子昂之古雅而益之以气骨”的“箧中集”派
2.“本曲江之清淡而益之以风神”的大历十才子
大历十才子大历诗风是盛唐诗歌向中唐诗歌过渡的一种诗歌风格。大多表现孤独寂寞的冷落心境,追求清雅高逸的情调和宁静淡泊的生活情趣。
(二)“贞元之风尚荡”
1.盛唐诗风的继承者刘长卿、韦应物等
2.中唐诗变的先行者皎然、顾况等
(一)“元和之风尚怪”
1.  元白的化俗为奇
2.  韩孟的由险得奇
 
四、            唐诗的创新阶段(836??903)
(一)“幽艳晚香”的特色
1.  重视技巧、忽视功利的唯美倾向
2.  咏史感怀、悼古伤今的悲剧色彩
3.  工丽巧切、妙逼盛唐的七言绝句
(一)    主要流派
1.  苦吟派:李洞、方干、姚合等
2.  雅正派:朱庆余、章孝标、项斯、司空图等
3.  写实派:皮日休、聂夷中、杜荀鹤等
4.  创新派:杜牧、李商隐、温庭筠等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