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百科

广告

唐诗为何偏爱黄鹤楼?

2012-04-05 01:42:56 本文行家:梁迎春

在那个诗意横流的时代黄鹤楼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独特的结构造型而与诗结缘,也成为了离别的另一代言词。然而在如今这个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新修的黄鹤楼比旧楼更壮观。这是因为飞架大江的长江大桥就横在它的面前,这一组建筑群交相辉映,使江城武汉大为增色。黄鹤楼也成为位于我国心脏地带的中心城市武汉的一个标志性建筑。

黄鹤楼黄鹤楼

 

  
  黄鹤楼,这是一个让你遐想联翩的名字,她让你想到的是无数优美的辞藻,诗人偏爱黄鹤楼到了一种狂热的地步,说她是在唐诗中出现次数最多的一个地名应该是不为夸张的。多次、反复的出现使黄鹤楼成了一种符号,一种象征。
  号称江南三大楼之一的黄鹤楼,原址在湖北武昌蛇山黄鹤矾头,相传它始建于公元223年。据《极恩录》记载,黄鹤楼原为辛氏开设的酒店,一道士为了感谢她千杯之恩,临行前在壁上画了一只鹤,告之它能下来起舞助兴。从此宾客盈门,生意兴隆。过了10年,道士复来,取笛吹奏,道士跨上黄鹤直上云天。辛氏为纪念这位帮她致富的仙翁,便在其地起楼,取名“黄鹤楼”。
  以上当然是神话传说。三国时在陆江的山巅建楼,首先还是出于军事上的需要,但后来逐渐成为文人荟萃,宴客、会友、吟诗、赏景的游览胜地。唐代诗人崔颢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干载空悠悠。登上黄鹤楼赏景写下了一首千古流传的名作: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干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后来李白也登上黄鹤楼,放眼楚天,胸襟开阔,诗兴大发,正要提笔写诗时,却见崔颢的诗,自愧不如只好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崔颢题诗,李白搁笔,从此黄鹤楼名气大盛。
  其实不止崔颢、李白曾提诗于此,白居易、贾岛、夏竦、陆游等都曾先后到这里游览,吟诗、作赋。那么是什么吸引这些当时社会上的文人志士均在此诗性大发?是楼外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还是楼内别有一番洞天?
  我们可以从诗中入手,崔颢云:“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干载空悠悠。”何为白云干载空悠悠?这要从黄鹤楼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说起。黄鹤楼位于海拔约1千米左右的蛇山峰岭上。楼共有五层,高50.4米,攒尖顶,层层飞檐,四望如一。这里高出江面近90米,从观景台上向下俯瞰大江两岸的景色历历在望,向上远眺晴空万里,视野开阔,令人心旷神怡。试想诗人站在这样的景致前,怎能不有感而发,提诗于楼之上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影响诗人情绪的还不仅仅是登高远眺之畅快,黄鹤楼内的布局也可谓是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黄鹤楼的内部层层风格均有所不相同。底层为一高大宽敞的大厅,其正中藻井高达10多米,正面壁上为一幅巨大的“白云黄鹤”陶瓷壁画,两旁立柱上悬挂着长达7米的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撼;大江东去,波涛洗净古今愁。”二楼大厅正面墙上,有用大理石镌刻的唐代阎伯谨撰写的《黄鹤楼记》,它记述了黄鹤楼兴废沿革和名人轶事。楼记两侧为两幅壁画,一幅是“孙权筑城”,形象他说明黄鹤楼和武昌城相继诞生的历史;另一幅是“周瑜设宴”,反映三国名人去黄鹤楼的活动。三楼大厅的壁画为唐宋名人的“绣像画”,如崔颢、李白、白居易等,也摘录了他们吟咏黄鹤楼的名句。四楼大厅用屏风分割几个小厅,内置当代名人字画,供游客欣赏、选购。顶层大厅有《长江万里图》等长卷、壁画。黄鹤楼的每一处细节都渗透着文化的气息,从古至今,就像一缸美酒一样,年代愈久意味就愈深。试想诗人在远眺完那样另人舒心的景致后,一颗澎湃的心正难以平静,一抬眼,又沉浸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之中,其文思又怎能不如泉涌呢?
  另人无限遐想的迤俪风光,另人诗意大发的传统文化,这些固然都能激发一个诗人的创作欲望,但这些毕竟都是外部因素,在诗人的内心中到底是什么在驱使他们?又是什么使他们聚首于黄鹤楼?我们还是从诗入手,以李白为例。
  李白在《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中云: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二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山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在《江夏行》中云:
  去年下扬州,相送黄鹤楼。
  在《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中云:
  昔别黄鹤楼,蹉跎淮海秋。
  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云: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在《江夏送友人》中云:
  雪点翠云裘,送君黄鹤楼。
  黄鹤振玉羽,西飞帝王州。
  在这些诗中与黄鹤楼同时出现的均是送别之景,莫非只李白一人专爱在此送友之人?不妨看看别的诗人是如何描述黄鹤楼的。
  如孟浩然在《江上别流人》中云:
  以我越乡客,逢君谪居者。
  分飞黄鹤楼,流落苍梧野。
  驿使乘云去,征帆沿溜下。
  不知从此分,还袂何时把。
  又如杜牧在《送王侍御赴夏口座主幕》中云:
  君为珠履三千客,我是青衿七十徒。
  礼数全优知隗始,讨论常见念回愚。
  黄鹤楼前春水阔,一杯还忆故人无。
  再如王维在《送康太守》中云:
  城下沧江水,江边黄鹤楼。
  朱阑将粉堞,江水映悠悠。
  铙吹发夏口,使君居上头。
  郭门隐枫岸,候吏趋卢洲。
  何异临川郡,还劳康乐侯。
  看来孟浩然、杜牧、王维这些大家均爱在此抒发送别之情,可这又是因为什么呢?这涉及到当时的地理与政治两方面的原因。
  高中地理中提到过1957年建长江大桥武昌引桥时,占用了黄鹤旧址。所以古时黄鹤楼位于武汉三镇水陆的交通之地,在楼不远之处就应该有一个渡口,而在渡口附近能让文化人一聚的恐怕就非此楼莫数了。因此送别之景就会经常在此发生。
  之所以说还涉及到政治是因为当时的文人多半都或多或少摄政,所以因为官职的经常变动其居所也会经常变动,而居所的变动就会导致友人的分别。然而无论是被贬边疆,升迁至长安,还是像孟浩然那样前去广陵,黄鹤楼都不失为一登程之雅处,所以会有如此多文人在此送别就不为怪了。
  送别好友之郁闷想必大家都有所体会,诗人们自也逃不过这一劫,怀着那种隐隐的心痛,诗人望着友人的船在天际之处消逝,再环顾四周,在此情此景的激发下我们便看到了这些流传至今的佳句。所以送别之情是使黄鹤楼变成诗的宠儿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那个诗意横流的时代黄鹤楼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独特的结构造型而与诗结缘,也成为了离别的另一代言词。然而在如今这个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新修的黄鹤楼比旧楼更壮观。这是因为飞架大江的长江大桥就横在它的面前,这一组建筑群交相辉映,使江城武汉大为增色。黄鹤楼也成为位于我国心脏地带的中心城市武汉的一个标志性建筑。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梁迎春,网名老狼,大连作家。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征文多次获奖。连载系列作品:《老狼百病论治》《唐朝大解密》《走近鲁迅》《走进李白》《走进三国》《走进武则天》《中国古代色艺双绝的名妓》《老狼的写代生活》。邮箱:liangyingchun27@sina.com

行家更新